河南周口男婴失踪案:最先以为是警匪剧悬疑剧,没想到最后是伦理剧反腐剧

作者: admin 分类: 随心杂谈 发布时间: 2019-09-11 11:17

近日,河南周口一名男婴掀起了一场不小的波澜,在警方通报、家属悬赏,以及官媒和明星大V接力转发的热情之下,失踪男婴迅速占据各大新闻头条,引发全网关注,热心网友纷纷转发寻人。

如此大阵势,功夫不负有心人,男婴很快被找到了,事情真相也逐渐水落石出,原来让大家担忧的男婴失踪竟是一出自导自演的闹剧,有人表示全国网友都被现实版“狼来了”再次消费。

母亲晕倒街头,男婴被人顺走?

事发5月16日上午,周口市民刘女士报称,她用婴儿车推着四个多月大的儿子散步,在街边小公园附近突然晕倒,醒来之后发现,孩子不见了。

39岁的刘女士告诉记者,自己有低血钾症,以前也曾经晕倒过,这是她的第二个孩子。由于小公园建成不久,监控摄像头存在盲区,加上当时行人稀少,缺乏直接的线索。警方在当晚发布通告,将事件称为“盗婴案”。家属同时开始散发寻子传单,并通过网络发布消息。在公安部门工作的孩子父亲朱先生,也呼吁网民转发协助。

随后,这一信息经网络传播迅速扩散,并随着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等媒体及明星大V的转发,迅速覆盖全国多省市。“看到人晕倒不帮忙就算了,还顺走孩子。”网友们矛头直指“人贩子”,一边斥责顺走孩子的嫌疑人,一边同情痛失爱子的婴儿父母,转发量直线上升,事件关注度也越来越高。警方和亲属的悬赏金额从5万元、10万元一直增加到15万元,但两天多过去,截至18日傍晚,孩子还没有找到。

事件反转男婴失踪竟是自导自演

19日中午,警方通报称,已经在郑州找到男婴,婴儿安全,身体状况正常。按理说,婴儿找到了并且是安全的,事件应该在这里画上圆满的句号了,但眼尖的网友却发现,这份在微博发布的通报没有再沿用“盗婴案”的说法,只表示“婴儿丢失”的警情在凌晨已经查清,跟通常的警情通报不同,没有提及嫌疑人。经历了多次新闻反转的网友们嗅到了不平常的气味,微博下有评论认为“这个通报感觉有点别扭,对偷孩子的人只字未提,不知道什么情况,连是男是女都没说”,于是质疑“到底有没有偷孩子的人”。

让人始料未及的是,第二天网友的预测就成真了。5月20日,事件出现反转。原来,男婴丢失系家庭矛盾引起的闹剧,整个事件由女方策划并自导自演,参与策划者多人已被拘留。因男婴母亲尚在哺乳期,暂未被采取措施。

5月21日,事件又有了最新进展。备受关注的失踪男婴生父另有其人,婚外情开始与案件产生联系,悬疑剧瞬间转向狗血剧。据《新京报》报道,该事件系刘某某(男婴母亲)与其高中同学王某某(安徽省滁州市琅琊区在职干部)、李某某(女,40岁,周口市农业银行职工,刘某某与王某某共同的朋友)共同谋划的虚假警情。而策划这么一出闹剧则是要将孩子神不知鬼不觉地交给王某某。

同时,据安徽省滁州市委宣传部微信公众号消息,滁州军分区纪委发布通报称,网传滁州市琅琊区人武部政委王某某涉及周口婴儿丢失事件,滁州军分区纪委正在对相关情况进行调查核实,并依据核查结果严肃认真处理。一经查实,绝不姑息。

网友评论

田野:最让人不能忍受的是它所造成的社会影响,以后如果社会上真有丢失儿童的,公众还会相信吗?

浪淘沙:社会信任的崩塌才是最大的影响!必须对当事人严惩,给公众一个交代!

侯奉超:那些真遇到不幸的家庭会因为他们的闹剧而越来越难被同情!就是这种欺骗大家感情的造成的!必须重罚!

俊俊妈妈:太狗血了,编剧也不敢这么编呀!上次听到母亲的哭诉还很同情她,40多岁老来得子不易,奥斯卡最佳影后给她。

淡笔年华:肆意消耗公众爱心,容易让社会变得冷漠,强烈谴责这种行为!

柯永兰:为人父母,再怎么争吵,也不能拿孩子来报假警,应该严惩罚。

MrGongZheng:自编自导自演男婴丢失事件,严重扰乱社会秩序,浪费公共资源,这样自欺欺人的恶搞必须坚决严肃处理。

小编说

消费公众信任终被“闹剧”反噬

沸沸扬扬的男婴失踪案,最终以婚外情的狗血剧收场,此前心系男婴安危热情转发的网友们不禁寒心。自作聪明的策划者想用神不知鬼不觉的方式达成目的,结果不仅伤害了亲人,还伤害了众多无辜的人。

网友纷纷感叹,果然又是一场“狼来了”式的闹剧。确实,近年来新闻反转不断出现,社会良知已多次被透支。此次男婴失踪案也让人不禁联想到去年11月底的浙江乐清男孩失联案。当时这一失联事件也曾引发全国关注,结果警方调查发现竟是男孩母亲为测试丈夫而制造的虚假警情。仅仅是为了测试丈夫,却搭上了无数网友的善良,消耗了大量的公共资源,扰乱了正常的社会秩序,该男孩母亲最终陈某得到了应有的处罚,以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刚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3个月。

而如今,陈某以身试法的教训还未远去,类似的戏码竟又堂而皇之上演。并且相比浙江乐清男孩失联事件,这次周口男婴失踪事件所带来的伤害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首先,策划者将公共资源凌驾于个人利益之上,肆意浪费有限的公共资源,却未曾想过当全社会集中精力去寻找这个原本就没有被偷走的孩子时,会有多少真的走丢的孩子在等待社会的关注和帮助,又有多少其他需要帮助的人在默默排队,为这个孩子争取最佳救援时间。其次,策划者将大众情感玩弄于股掌之间,当他们编造出一个在光天化日之下丢失孩子的故事时,无数为她痛心、为孩子担心的无辜群众就这样成为棋子。

而最不可原谅的是,她制造了信任危机,当人们听说有人会在大白天对晕倒的母亲视而不见甚至偷走孩子时,恐慌已经开始蔓延,而当我们又听说,孩子根本没丢,而是贼喊捉贼时,信任就消失殆尽了。当人们一次次被“狼来了”的闹剧消费后,等狼真的来了,真的有孩子丢了时,大家还会不会如此热情呢?

但恐怕策划者自己也没想到,他们的谎言竟然造就了一起社会热点事件,以致事情败露后无法收拾,最终在舆论压力下真相大白,从而也再一次证明,肆意消费公众信任,试图玩弄舆论的行为终究被舆论反噬。关注度越高,谎言越无法存活,而真相大白之后网友们的谴责也将让他们无处遁形。

网络时代,人们可以自由表达想法,传播信息,但是一切都是建立在合法的基础上。每个人都需要对自己的观点和行为负责,在此次男婴丢失事件中,相关当事人为了隐匿不可告人的目的,公然制造男婴失踪假象,还对外宣称男婴被“盗走”,除了道德上的谴责,法律上的追责或将无法避免。

(记者 朱珍珍 据人民日报、央视、中国新闻网、新京报等微信公众号整理,视觉中国图)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